德国1/8的人口,是这支德乙队的球迷!杨晨曾为他们效力

2020-11-18 20:02 足球快讯 足球资讯 97 阅读

1960年8月17日清晨,五个英国年轻人离开默西赛郡,抵达国北方城市汉堡。他们是一支刚刚组建了几个月、毫无名气的乐队,为了获得更多演出机会不得不远走他乡。

第一天夜晚,他们睡在一间紧挨着厕所、散发恶臭和冷气的储藏室,为了取暖只能把英国国旗披在身上。演出时间从早上8:30一直持续到凌晨2点,每天的报酬是2.5英镑。

德国1/8的人口,是这支德乙队的球迷!杨晨曾为他们效力

披头士在圣保利的第一次演出

在这片霓虹闪烁的红灯区,他们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批“观众”:几乎全是妓女和流浪汉。这群人一边看演出一边嘲笑这个乐队的名字,因为它的发音近似于德语中生殖器的俗称。

这几个年轻人后来改变了世界音乐历史,他们乐队的名字叫做披头士。

1960到1962年,披头士在汉堡的圣保利区举行了大大小小48场演出,这是他们“从男孩变成男人”的地方,也是征服世界的起点。而圣保利,也因披头士的到来与音乐结缘,拥有了与众不同的文化氛围,以及,一支全世界最朋克的足球队!

德国1/8的人口,是这支德乙队的球迷!杨晨曾为他们效力

“欢迎来到地狱”

中国球迷了解圣保利这支球队,多半是因为前国脚杨晨。2002年杨晨离开法兰克福后,曾经为身处德乙的圣保利效力一个赛季,但只打进了3个球,不久便回国结束了留洋生涯。

德国1/8的人口,是这支德乙队的球迷!杨晨曾为他们效力

110年的历史中,圣保利只有8次征战德甲的经历,最近一次已是2011年。在竞技层面,他们最骄傲的时刻就是2002年2-1战胜了刚刚夺得世俱杯冠军的拜仁,俱乐部随即发售了一款写着“世俱杯冠军终结者”的纪念球衣——这“十分圣保利”的举动遭到舆论广泛批评,球队也在那个赛季排名垫底降级。而刚刚过去的这个赛季,他们在德乙排名倒数第四,差点就去了德丙...

德国1/8的人口,是这支德乙队的球迷!杨晨曾为他们效力

就是这样一支球队,却在世界范围内拥有500多个注册的球迷俱乐部,仅在德国就有超过1100万球迷(相当于德国人口的1/8),季票订购量超过绝大多数德甲队,可容纳29500人的米勒门体育场几乎场场都会爆满。

更神奇的是,1981年圣保利平均每场的上座人数还只有1600人,到了90年代末,这个数字变成了20000。这看上去不可思议的转变,与当时的政治背景息息相关。

上世纪80年代,德国正处于政治、经济十分不稳定的阶段,右翼势力崛起并将足球作为表达思想的工具。与之相对,向来与右翼势力格格不入的圣保利地区,成了左翼人士的聚集地。

1984年12月,来自汉堡和多特蒙德的新纳粹主义者,用燃烧瓶袭击了米勒门体育场外的平民,进一步加剧了这种对立。作为全欧洲第一个禁止法西斯主义者入场的足球俱乐部,圣保利开始吸引大批厌恶极端民族主义、渴望远离足球流氓的年轻人,渐渐从一家平民俱乐部变成了一种信仰与政治符号。

德国1/8的人口,是这支德乙队的球迷!杨晨曾为他们效力

时至今日,你仍然可以看到左翼思潮对圣保利的巨大影响。比如球场内随处可见的反法西斯、反性别歧视、声援性少数群体标语,比如一年一度的“圣保利反种族主义锦标赛”,当然,还有那已经演变成圣保利特有文化标签的朋克音乐。

斯文-布鲁克斯是圣保利俱乐部安全部门主管,40年前,还是学生的他从朋友那里第一次听到了性手枪的专辑,从此成了一名朋克青年。

德国1/8的人口,是这支德乙队的球迷!杨晨曾为他们效力

没有了耀眼的皮夹克和炫丽的红发,这位曾经在当地颇有名气的乐队主唱,如今看上去与其他德国大叔没什么两样。但每逢俱乐部举办球迷活动,他还是喜欢上台找一找当年的感觉。虽然早就过了“聚会到凌晨5点,然后起床上班”的年纪,但用他的话说,自己体内的朋克之魂从未熄灭。

德国1/8的人口,是这支德乙队的球迷!杨晨曾为他们效力